好狗Candy

  
 
2004年 是不祥的一年 
8月8日 是最長的一夜 ……


我最疼愛的Candy
一如往常以五短身材的跳躍姿態
在門口歡迎我下班回家
洗完澡出來後 發現她不大對勁
不停地劇烈喘氣 伴著間歇性的嘔吐動作
三更半夜不知到哪裡去找救兵
聽著她痛苦的喘息聲
更讓我覺得無助

打通動物醫院的急救電話
醫生說不必帶過去
大概是熱中暑
叫我給她喝舒跑 吹電風扇
多休息就好了
有了醫生的指示彷彿吃了定心丸
但是Candy的狀況似乎沒有多大起色

她乖巧的讓人心疼
儘管不舒服 還是很守規矩
還是搖搖晃晃地走進廁所尿尿

狀況似乎有好一點
不會吐了
只是喘息聲還是一樣急促
以前曾經有過兩次類似情況
都在休息幾個鐘頭後漸漸恢復

我不敢睡 絲毫沒有睡意
卻也不敢單獨陪著她
我無法一個人面對可能失去她的現場
在她發出痛苦的嘔吐聲時
我驚慌地別過頭去
要妹妹告訴我發生了什麼事
不敢看 是因為我無能為力

 
接近天亮
劇烈的喘息聲還是沒有停過
感覺她很累 想趴下來休息
但趴下似乎讓她很不舒服
只聽見ㄏㄞ了幾聲 她又站起來走來走去
狀況越來越糟
七點多見情形不妙
趕緊打電話給醫生 送她去醫院
醫生說是心臟問題 給她打了兩劑幫助心臟攜氧的針
叫我帶回家好好讓她休息
還沒到家
就覺得Candy惡化得很快
出現意識模糊的現象
一進家門就癱倒在地
喘息並未因那兩針好轉
反而急促得讓我心慌
撥電話給醫生
電話那頭盡說些屁話(恕我用詞不雅)
什麼『就算好了也可能中風、癱瘓』
什麼『建議你讓她就這樣去』
不跟他多說就掛了電話
我想他腦袋瓜裡想的是他的被窩
或是昨天半夜還沒打完的電動
驚慌之下撥電話給媽媽、姊姊
此時的我只想趕快找到救兵
幫我支撐住即將要發生的所有狀況
Candy急促的喘息聲漸漸微弱
原本活靈活現的眼神也逐漸呆滯
對於我的聲聲呼喊
似乎已無力回應
在我的歇斯底里、近乎崩潰的哭喊聲中
Candy胸口的起伏
由微弱 漸漸趨於平靜
 
不敢相信眼前這一幕
雖然已高齡十四歲
但Candy完全沒有一點老態
吃飯時總是充滿鬥志
散步時永遠活力十足
但我眼前卻是逐漸失溫僵硬的軀體

啜泣聲中我輕輕幫她闔上眼睛
睡吧Candy 靜靜地睡吧
不捨地摸摸她的身體
還是暖暖的、軟軟的

圓滾滾的身軀
有點短的四肢
愛撒嬌的個性
不討喜的長相
加上一口十多年來只刷過一次的牙
我最愛的Candy
就這樣離開我了

一家人不捨地看著已經僵直的Candy
事情發生得太快
反而顯得不真實
在不停滑落的淚水中
我們姊妹還可以說上一兩句玩笑話
『Candy好像睡著一樣,乾脆作成標本好了~』
『前腳併得好攏,後腳還交叉,真不愧是淑女!』
哭哭笑笑之中
我一路懷抱著她
前往淡水的北新莊寵物安樂園
Candy動也不動地睡在佛祖面前
我幫她帶了她最愛收集的牛皮骨頭
再也不用擔心會被塔奇拉偷走
拜完香 燒完紙錢
替她蓋上往生被
準備前往火葬場
低頭親她一口
再聞一聞她身上還有腳掌的香味
深怕這熟悉的味道
我再也記不住

Candy安躺在火葬台上
還是忍不住再親了親她
親吻著這個毛茸茸又香噴噴的五短小可愛
十四年的相處時光
隨著火葬門關上的那一刻
一切都成為過去

只留下灰燼

呼喊著她的名字
淚水又不停地滾落
再見Candy  再見Candy
我的心愛寶貝

  
 
廣告
本篇發表於 我的動物園。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